關於部落格
本站純為發心服務各正信佛教道場及有心學佛網友,並不收取任何費用,敬請十方大德善加利用! 信箱:gx_tv@yahoo.com獨立網站還積極籌備中 免費刊登法訊
  • 209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1年03月01日 環球時報記者在達蘭薩拉近看"間諜活佛" 揭開間諜案真相

 據3月1日出版的《環球時報》報導,印度總理辛格2月27日公開保證,接受達蘭薩拉佛教代表團的請求,將親自調查出走到印度的噶瑪巴活佛被喜馬偕爾邦警方疑為“中國間諜”事件,最終還噶瑪巴一個“徹底的清白”。 《環球時報》記者近日探訪了達蘭薩拉噶瑪巴居住的覺陀寺,切身感受到噶瑪巴在印度的不自由與所受到的政治壓力。 

《環球時報》記者2月19日下午2時趕到覺陀寺時,已有不少信徒在此集結。記者註意到,信徒中有不少是西方年輕人。一位保加利亞女青年對記者說:“我聽說噶瑪巴活佛很帥,佛教很神秘,再加上印度人說他是'紅色間諜',所以專門從德里趕過來看他。” 

覺陀寺給記者的第一印像是氣派而現代——背靠著終年積雪不化的喜馬拉雅山脈,俯瞰達蘭薩拉谷地。寺院依山而建共四層,前三層是供僧侶居住的宿舍,黃色鑲藏紅邊,第四層是做佛事的正殿和噶瑪巴本人住的上密院。 

外國人見噶瑪巴活佛的安檢程序非常嚴格:4名印度情報和安全機構的工作人員挨個登記並臨時扣下外國人所持的護照,然後看似不經意地盤問為什麼來看噶瑪巴。當他們看到《環球時報》記者所持的中國護照並得知是記者簽證時,立即如臨大敵地打了好幾個電話請示,最後記者被“優待”地特別複印了護照與簽證作為留底。當記者向他們抗議為何與其他人有別時,一位安全官員嘟囔著說:“大家都一樣,大家都一樣,你也並非個例。”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信徒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常來參加噶瑪巴活佛的佛事,“以前負責協調見外國信徒的都是噶瑪巴辦公室的人員,最近全部換成了印度地方和中央情報安全人員。”不知是當天要見的信徒太多,還是有其他原因,噶瑪巴活佛在見信徒時幾乎沒有任何話,而邊上的印度安全情報人員不停地催信徒“快走,快走”。 

《環球時報》記者從可靠消息渠道得知,印度對噶瑪巴的嚴密監視“從來就沒有放鬆過”。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訴記者:“剛出走到印度的頭13個月裡,噶瑪巴除了見達賴喇嘛和為他看病的醫生外,幾乎沒有任何公開活動的機會。由於當年的覺陀寺除了主殿外,其他的僧舍都沒有修好,所以噶瑪巴的活動範圍僅限於他的頂層住所內。” 

知情者還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噶瑪巴活佛2001年在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採訪時終於忍不住爆發了:'我出走的主要原因就是為了自由,可現在,我能幹什麼呢?'在接受倫敦《觀察家報》記者採訪時他也憤怒地說:'我真不知道到底是誰剝奪了我的自由。'”儘管印度政府此後恢復了噶瑪巴的自由,但他幾乎不被批准離開印度。 

從寺院中搜出的人民幣、中文標識的手機SIM卡等,這些都成為噶瑪巴活佛被指控為“中國間諜”的“證據”。但是據《環球時報》記者了解,噶瑪巴辦公室在2003年和2006年先後兩次申請成立信託基金會,卻一直沒得到印度當局的批准,這樣一來,寺院中來自信徒的外國貨幣累積得越來越多。而被認為是噶瑪巴和中國特工交流的“中文標識的手機SIM卡”,最初並未出現在喜馬偕爾邦警方查抄噶瑪巴寺院的物品名單中,後來卻由一名“高級警官”捅出,且實際上是印度大型通訊公司所有的數據存儲器,只是由中國的華為公司生產罷了。至於被懷疑欲建親華寺院以影響周邊的噶瑪巴購地案,早已得到當地政府的正式批准,只是官員變卦才導致事態“複雜”。 

印軍退役情報官薩哈依·維爾瑪上校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對印度警方指控中國派噶瑪巴當間諜的說法嗤之以鼻: “這實在太沒有頭腦了。哪個國家會派一個當時還少不更事的孩子出國當間諜?哪個國家能承擔這樣的醜聞曝光後蒙受的羞辱?”這位曾經到過中國西藏、勘查過噶瑪巴出走路線的印軍前上校還表示:“噶瑪巴當年出走被說得多麼艱難也是外界炒作的結果。”印度政府前內閣秘書近日撰文稱,噶瑪巴的作用與角色非常重要,一定會對中印邊界的安全與穩定造成相當的影響。這或許才是此次“間諜”風波的真正原因。 (文:邱永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